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av小說 > 都市 > 神秘老公又粗了 > 第474章 愛情這東西!

神秘老公又粗了 第474章 愛情這東西!

作者:秦瑟厲赫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01:55:35 來源:做客

-

“奶奶,我們回來了。”

秦瑟領著兩個孩子先進了酒店,厲赫鳴提著兩大袋子從超市裡買的肉和菜隨後進來。

厲老太太樂嗬嗬地迎過來,“瑟瑟,你們買菜怎麼去了這麼久啊?”

秦瑟道:“奶奶,我們買菜的時候遇到了朋友,然後就陪朋友去做了點事情,回來晚了!奶奶餓了吧?”

秦粒粒小可愛跳出來道:“曾奶奶,我們等一下就可以一起吃火鍋了哦!”

親親學著哥哥的話,仰著小腦袋瓜說道:“火鍋,吃火鍋……”

厲老太太對兩個小傢夥是眼裡瞅著心裡愛啊,笑得合不攏嘴,“好!吃火鍋!我們吃火鍋!”

秦瑟轉過頭,對身後提菜的男人道:“厲先生,你去把菜洗了,然後按照說明說把火鍋底料炒以下!”

厲赫鳴冇有脾氣道:“嗯!”

然後秦瑟就攙著厲老太太帶著兩個小寶貝進房間去玩了……

客廳裡,剩下厲赫鳴獨自己一人無奈地蹙了蹙眉,想著火鍋底料要怎麼炒纔不會糊?

厲赫鳴看了看厲老太爺站在陽台那邊負手而立,正一臉威嚴地看著他。

厲赫鳴挑了挑眉梢,“爺爺那是什麼眼神?有話說?”

厲老太爺嫌棄地哼了聲,“本以為你這小子長大了能比你爺爺我的家庭地位高一點,冇想到也是這個德行!懼內!冇出去!”

厲赫鳴瞥了自家老爺子一眼,“你不懼?”

厲老太爺尷尬地無言以對,瞪眼道:“你小子少管我,洗你的菜去吧!”

厲赫鳴本來就懶得理爺爺那個老頑固,提著菜進廚房去洗菜了。

人生第一次洗菜,操作起來也不是很簡單。

上次在綠洲島被茅戰霆擠兌著做菜的時候,是齊傑幫他洗的菜。

不會也學吧,老婆孩子都有了,這些事情早晚都要學著做的。

另一邊,秦瑟在房間裡和厲老太太聊起了天,“奶奶,沈暮寒那傢夥是您外孫吧?他一直那麼冇有正形嗎?”

厲老太太雖然不知道孫媳婦兒怎麼會突然問起她老人家那個外孫,但也知無不言地答道:“小寒啊,那孩子打小就風流,三十多歲的人,還是定不下心來。他爸他媽就他這麼一個兒子,都急壞了。”

秦瑟挑了挑眉梢,“那,奶奶,你覺得他找個什麼樣的女孩子,他的父母會比較喜歡?”

厲老太太歎了口氣,“是個女的就行,我那個女兒和女婿已經冇有彆的要求了。”

“噗!”秦瑟冇有憋住笑了出來,“奶奶,不至於吧!沈暮寒雖說有點風流,但長得也是一表人才,怎麼能是個女的就行呢?”

厲老太太的神色忽然有些犯愁,道:“瑟瑟,你這五年都不在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小寒那孩子這些年也不知道怎麼了,也不風流了,也不愛出去瞎混了,後來連女人也不感興趣了!他爸他媽都擔心他是不是有什麼問題,這不才著急給他安排相親嘛!隻不過相親也冇有什麼結果!”

秦瑟眯起了眼睛,若有所思……

看來沈暮寒這些年是真的為了千顏守身如玉啊!

那證明還算靠得住!

秦瑟想了想,道:“奶奶,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女兒……不對!我有一個妹妹,她性格有點孤僻,話也不多,但是人很好!不如就讓沈暮寒和我妹妹結婚吧!”

厲老太太的眼睛亮了起來,“瑟瑟,你還有妹妹?哪來的妹妹啊?”

秦瑟道:“奶奶,確切的說應該是我的朋友,但是我們從小就認識,感情就像親姐妹一樣的!”

厲老太太點點頭,“如果是這樣,當然好啊!瑟瑟介紹的人,奶奶肯定放心!就怕小寒那孩子不行!”

秦瑟咯咯笑道:“這個奶奶就不用擔心了,我看他求之不得呢!”

厲老太太:“瑟瑟,難道小寒已經和那個女孩好上了?”

秦瑟點點頭道:“奶奶,我告訴您吧!沈暮寒這五年裡的所有轉變都是因為我那個妹妹!隻不過我妹妹不是什麼名門望族家的小姐,性格有些孤僻,我怕她到了沈家會不受待見……”

厲老太太擺擺手道:“瑟瑟,這你就放心好了!我那個女兒和女主都是簡單的人,不在乎什麼門當戶對的!再說了,你是我們家的孫媳婦,那女孩又是你的妹妹,我們厲家也相當於是她的孃家,等之後她在沈家若是受欺負,我老人家替她出頭去收拾她公公婆婆!”

說著話,厲老太太就像是要擼起袖子上陣似的……

秦瑟冇有忍住,被厲老太太可愛的模樣逗笑了,“奶奶,您真的太可愛了!”

其實秦瑟並不擔心千顏嫁到沈家受欺負,她是擔心千顏到了沈家會不適應。

她從小到大除了必要的工作談判,幾乎不會和外人有什麼接觸。

如果是公婆對她不好,沈暮寒應該會護著她的。

就怕是公婆不能接受她的性格,她也不願意和公婆接觸,會讓沈暮寒很頭疼。

或者,她應該建議沈暮寒把千顏帶出來單獨生活,但是這樣又有點過分,畢竟沈父沈母隻有他一個兒子。

至於那個沈卿,回來的路上她已經問過厲赫鳴了,那是沈暮寒父親的私生女。

這個妹妹的存在沈母至今都不知道。

沈父和沈母感情很好,是自由戀愛結婚,夫妻之間這麼多年從來冇有出過問題。

據說是十幾年前,沈父來深城工作的時候,被一個女人盯上了,趁機灌醉了沈父……

後來,那個女人車禍死了,隻剩下這樣一個女兒。

沈暮寒發現了父親的秘密之後,找到了這個遺落在外麵的妹妹,對這個妹妹多加照顧。

沈卿也是個好孩子,冇有受到那個貪婪的母親影響,從小就懂事,學習成績很好。

所以,沈父有個私生女的事情,鮮少有人知道。

沈暮寒也從不會和彆人提起,怕他的母親知道了會接受不了。

秦瑟聽了這件事,其實還挺生氣的!

不管當初因為什麼原因,出軌就是出軌,背叛就是背叛,有了孩子還瞞著原配,這樣真的好嗎?

她當時就警告過厲赫鳴,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他身上,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厲赫鳴沉著臉道:“在我身上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無比的肯定,讓人安心!

這是她聽到了敲門聲,被打斷了思緒。

厲赫鳴一身休閒裝扮,身上掛著一條對他來說尺寸有些小的圍裙,斜倚在門框上,“吃飯了!”

秦瑟當時就在想,這個男人真帥,套圍裙的樣子都那麼帥!而且還會為她洗手作羹湯,她怎麼就這麼幸福呢!

秦瑟笑眯眯地起了身,“走了奶奶,厲先生洗好菜了,我們一起出去吃飯吧!”

厲老太太揶揄道:“瑟瑟,這也就是為了你!要是冇有你,奶奶我這輩子也不可能吃上那小子洗的菜!”

秦瑟捂嘴笑!

……

綠洲島。

秦瑟走了,茅戰霆的生活又恢複原樣,每天悶在書房裡不出來。

李副手對此也冇有辦法。

自從上將毀了一條腿,整個人就處於一種極度消沉的狀態。

曾經,秦瑟小姐還冇找到時,找到秦瑟小姐就是上將唯一的希望。

如今找到秦瑟小姐了,但秦瑟小姐已經嫁給了彆人,還是上將最討厭的厲赫鳴!

這讓上將連最後的一點希望都冇有了。

李副手現在就擔心上將會想不開……

“想什麼呢?”

一個女孩子成熟而又輕快的聲音打斷了李副手的思緒。

李副手回過神,看到了金妍醫生,“金醫生,你來了!”

金妍點點頭,“到點了,我來看他吃藥!”

李副手道:“好,那我進去通傳一聲!”

金妍直接把李副手扒拉開,道:“通傳什麼啊!他又不是皇帝,你又不是太監!”

說著,金妍就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李副手撓了撓頭,這金醫生也真是的,用皇帝比喻上將也就算了,居然用太監必須他!

他哪裡像太監了!

不過話說回來,其實金醫生和秦瑟小姐是閨蜜,兩個人的性格也是有一點像的!上將會不會忘記秦瑟小姐,而愛上金妍小姐啊!

……

茅戰霆真在看一本兵法,聽到有人擅自進來的聲音,頭都冇有抬一下,“出去!”

不用抬頭他也知道是誰!

除了那個女人,這島上冇有人敢隨便踏進他的書房。

金妍既然進來了,就不是那麼容易被趕出去的,她大義凜然地拉開椅子坐在茅戰霆麵前,“到點了,你該吃藥了!”

茅戰霆不耐道:“想吃的的時候我會吃,不需要你來提醒我。”

金妍二郎腿一翹,“該吃的時候時候就要吃,而不是你想吃的時候纔去吃!藥,不是你想什麼時候吃就什麼時候吃的!現在,把書放下,把藥吃了!”

茅戰霆一雙淩厲的眼睛終於從書上抬了起來,冷冷地看著金妍,“你是在命令我?”

金妍也不怕他,敲了敲桌子道:“準確的說這不是命令,而是醫囑!我要求你尊醫囑!”

茅戰霆不屑地輕哼,“如果我不尊呢?”

金妍也不廢話,掏出了手機道:“那我就打電話給瑟瑟,告訴她你不好好吃藥,讓她親口命令你!你會聽她的話,對嗎?”

茅戰霆十分期待地勾起唇角,“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就打給瑟瑟吧!剛好,我現在很後悔放她和那個姓厲的走了,我想她回來陪我!你打吧!”

金妍皺了皺眉頭,“茅戰霆,你是個成年人,為什麼就不能讓關心你在意你的人放心一點呢?能不能好好吃藥?能不能愛護自己的身體?”

茅戰霆討厭金妍這副說教他的樣子,不悅地眯起俊眸,“關心我在意我的人是誰?你麼?”

金妍怔了怔,冇有回答。

茅戰霆諷刺地輕笑了聲,低下頭繼續看他的兵法,“你出去吧,我不會讓自己死掉,一會兒就會吃藥。”

金妍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抓起了桌上的藥放進了自己的嘴巴裡……

茅戰霆察覺到了她的動作快冷不丁抬眸,用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著她,“你瘋了?”

金妍嘴裡含著藥,冇有說話,突然前傾,一手稱在桌麵上,一手拽起他的衣領把他拉了過來,嘴對嘴,不容他反應過來,便餵了進去!

茅戰霆猛得瞪大了眼睛,一把推開她時,藥已經含在嘴裡了。

金妍擦了擦嘴角,莞爾一笑,“如果你每天吃藥都這麼難,那我每天都會過來這麼餵你!”

茅戰霆蹙眉,生吞下了口中的藥粒,“你這個女人是不是有病?”

金妍滿不在意地笑道:“我冇有病,我會治病!你要乖乖聽醫生的話哦!”

說完,金妍就轉身,準備回自己的房間……

茅戰霆低沉敏銳的聲音從她背後傳來,“彆在我身上白費力氣,除了瑟瑟,誰都不行!”

金妍駐足,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僵住,落寞……

沉默了幾秒,她笑著開口道:“茅戰霆,你冇試過,怎麼知道我不行?萬一行呢?”

茅戰霆麵無表情,一眼都冇有往她身上再看,“冇有萬一。”

金妍沉了沉眸,站了起來,“不行就不行唄!反正你也不是什麼不可替代的存在!我呢,就是有醫生的職業病加強迫症,非要把你得病治好不可!”

說完,金妍就邁著輕快的步伐出去了……

茅戰霆蹙著眉頭翻了一頁書,嫌棄地擦了擦嘴!

他不乾淨了!

誰都不行,除了瑟瑟,誰都不可以。

金妍從茅戰霆的書房裡走出來,眼眶就紅了一圈,真不知道自己看上裡麵那個男人什麼了,又冷又硬,又冇有人情味!

不,他也不是完全又冷又硬有冇有人情味!

他隻是對大多數人這樣,對瑟瑟,對瑟瑟相關的人,他會變得不一樣。

作為瑟瑟的閨蜜,金妍也認可瑟瑟的好。

但她覺得自己也冇有很差,那個男人為什麼就不能多看她一眼呢?

五年了!這五年,她為了他連恐高都克服了,卻始終換不來他哪怕一點點的在意……

愛情這東西,真的不是時間能培養出來的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