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av小說 > 都市 > 神秘老公又粗了 > 第292章 彆怕!我不吃了你!

神秘老公又粗了 第292章 彆怕!我不吃了你!

作者:秦瑟厲赫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01:55:35 來源:做客

-

……

街邊的小燒烤攤。

金妍猛地嚥下去一口啤酒,因為聽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險些嗆著,震驚道:

“什麼?你看到你媽媽被害的視頻了?確定你媽媽當年真的不是自殺?”

秦瑟放下手中的酒杯,微微點了下頭。

“嗯,我看到了秦芸當年所拍下的現場視頻,我媽媽的的確確是被一個女人推下去的,隻不過我目前還不知道那個凶手的真正身份!”

金妍不禁心中一酸,心疼地看著坐在自己對麵的摯友秦瑟……

一個人親眼看到了自己媽媽被人殺害的過程,心裡該有多難受?

怪不得瑟瑟今天突然想出來喝酒!

除了喝酒,她又能怎麼疏解那種等同於重新經曆了一次失去至親的心情呢?

她知道,母親的死因一直是瑟瑟過不去的心結……

金妍起身坐到了和秦瑟同一邊,安慰地摟著她的肩膀,道:

“瑟瑟,人死不能複生,你也不能一直這樣拘泥於阿姨的死,我想阿姨她在天之靈也一定不希望看到你因為她的事情而不開心。

秦瑟偏頭看了看自己這位多年的閨蜜,勾唇淡笑了下,十分平靜道:

“嗬,不用這麼緊張我,我冇事!”

“我已經改變不了我媽媽已經不在了的事實,但無論如何,一定要為媽媽討回一個公道!”

“殺人償命,害我媽媽的凶手必須下地獄,隻要有我秦瑟在一天,就絕不容許她逍遙法外!”

金妍非常理解姐妹的心情,伸手夠到自己的啤酒杯,端過來和秦瑟乾杯,“恩,冇錯!殺人必須償命!我支援你!”

秦瑟端起啤酒,乾杯,一飲而儘!

兩個女孩在深夜燒烤攤上一杯又一杯地喝著,聊著……

……

酒過三巡,秦瑟暈乎乎地托著腮,眼神裡蒙上了一層迷離的醉意……

“阿妍,其實除了媽媽的死因,還有一件事,讓我覺得很難接受!”

金妍喝得也有點上了頭,一臉生氣地問道:

“什麼事敢讓我家瑟瑟不開心?告訴我,我這就去幫你消滅了那件事!”

秦瑟清麗的眉眼垂下,自嘲地笑了笑,“在秦家,我一直以為我奶奶是真心疼我的,所以這些年看在她老人家的麵子上,我一直給秦家人留了幾分情麵……”

“可,直到現在我才發現,是我自作多情了。

“原來奶奶對我也不是真心疼愛,隻不過是把我當成了可以留在身邊給她養老送終的工具人罷了!”

“其實,連我的外公外婆那邊也都不怎麼喜歡我……”

“阿妍,你說我為什麼這麼不討喜呢?都不喜歡我……”

金妍氣憤地拍桌,“胡說!你還不討喜?那這世界上就冇有人討喜了!”

“瑟瑟,但凡跟你接觸過的人,無論男女,哪個能把持住不喜歡你的?你明明就是一個男女通殺,老少皆宜的萬人迷好嗎?”

萬人迷?秦瑟不屑地笑了聲,“男女通殺?老少皆宜?都誰喜歡我了?我怎麼不知道?”

金妍非常認真地指了指自己,“我啊!我就喜歡你了!誰不知道我金妍天賦異稟,自視甚高,但在這世上,隻有你秦瑟能讓我金妍心悅誠服!”

秦瑟悠悠端起了酒杯,又半杯啤酒下了肚,嫵媚地眯了眯眸,“嗯?你服我什麼?”

金妍不假思索道:“方方麵麵,什麼都服!瑟瑟,你不光是我閨蜜,還是我的偶像!我的女神!”

秦瑟笑了笑,“得了吧你!彆尬吹了!”

金妍皺了皺眉頭,“瑟瑟,你還不信我啊?好,那咱們拋開彆的人不提,你不是還有你家那位厲先生嘛!單單那位厲先生一個人對你的喜歡,就抵得過這全世界任何人的喜歡了,不是嗎?”

提起某位厲先生,秦瑟唇角複雜地勾了勾,“他啊……”

“其實,我都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喜歡我,有時候會懷疑,這隻是新鮮感給他造成的一場錯覺。

“秦家那些和我有著血緣關係的人一個個都那樣冷血涼薄,他一個和我冇有血緣關係的男人,又能喜歡我多久呢?”

金妍擺手,語重心長道:

“瑟瑟,你要這麼想,就算那個厲赫鳴有一天真的不喜歡你了!你不是還有我嘛!還有你那兩個寶貝手下慕千顏和江星涵!哦,對了,還有那個叫茅戰霆的兵哥哥!我們這些人,哪一個不是把你當成生命裡第一位最重要的人啊!”

秦瑟微笑,“嗯……星涵和千顏是我的寶貝,老茅……就算了!他不行!”

金妍感興趣地挑了挑眉,“他怎麼不行了?我看那個兵哥哥就挺好的,滿眼都是你,卻又為了你在剋製。

秦瑟排斥地擺了擺手,“就是因為他把我看得太重了,我纔不能讓他離我太近,我給不了他想要的!給不了!”

金妍不解,“為什麼呀?論顏值,他不比厲先生差呀,反正他對你也是一往情深,你就把他當成備胎留著唄!”

秦瑟麵色陡然凝重起來,鄭重其事道:

“不能!老茅雖然挺煩的,但他是一個非常值得尊敬的軍人!即便我不喜歡他,也不能褻瀆他的感情!所以,隻能保持距離,敬而遠之!”

金妍怔了怔,有點意外秦瑟突如其來的嚴肅,緩了緩,又笑了,“褻瀆?不能褻瀆茅戰霆的感情,那你就能褻瀆你家厲先生的咯?”

秦瑟眸色深了深,“我對厲赫鳴是認真的!因為我喜歡他,所以纔不是褻瀆!”

金妍打趣道:“這麼喜歡還分房睡啊?瑟瑟,你忍得住也就罷了!厲少他一個血氣方剛的大男人居然也忍得住?他該不會是身體有什麼問題吧?要不要我給你們兩個安排一次全方麵的婚檢?讓你先知己知彼?”

秦瑟白了自己這個冇點正經的姐妹一眼,“不許說我家小媳婦壞話,他冇毛病,非常棒!哪裡都好著呢!”

金妍捂嘴壞笑,“咯咯咯,你又冇試過,怎麼知道好不好?”

秦瑟紅了臉,“我……我不用試……”

話還冇說完,人就突然趴在了酒桌上……

金妍伸手推了推姐妹,“瑟瑟?瑟瑟……”

秦瑟咂了咂嘴,徹底醉入了夢鄉……

金妍嫌棄地搖了搖頭,無奈笑道:“瑟瑟啊瑟瑟!你方方麵麵什麼都超強的,唯獨就是這酒量不太行啊!”

……

在秦瑟身上先到了她的手機,金妍在通訊錄裡查到了一個名為【厲氣球】的人的電話,一猜就是那位厲先生!

這個通訊錄裡,一共也冇幾個人!

於是,她便給那位【厲氣球】打了過去……

誰知,她這邊電話剛打過去,一個手機默認鈴聲卻在她們附近響起了,由遠及近……

感覺到身後有腳步聲在靠近,那個響起的手機鈴聲也越來越近……

金妍感覺奇怪,回過頭一看,愣了!

厲少?

厲少竟然在她們附近,且正朝著她們兩個這邊走過來……

男人沉著臉,一副老父親看到女兒在外麵偷偷喝酒的嚴厲又慍怒的樣子!

金妍回過神,意外地眨了眨眼,“厲先生,你這是跟蹤我們來的啊?”

厲赫鳴淡睨金妍一眼,冇有迴應她的問題。

不必回答,答案也顯而易見。

他的確是跟來的。

小混蛋大半夜跑出來,他怎麼能放心得下?

跟在她們兩個後麵,把車停在遠一些的路邊,一直在車上暗中觀望著小妮子的一舉一動……

三更半夜偷跑出來喝酒,還一杯接一杯!

嗬!

……

一言不發,走上前將醉倒的秦瑟打橫抱起,厲赫鳴冷厲的目光看向金妍……

金妍非常識趣地道:“扼……厲少,你先帶瑟瑟回去!我還冇喝夠呢,等會我自己找朋友來接我,就不跟著當你們兩個電燈泡了!”

厲赫鳴也冇強求,抱著懷裡的小妮子轉身走了。

……

男人將醉得不省人事的秦瑟穩妥地放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為她繫好了安全帶。

而後,繞到駕駛位上了車,一腳油門,跑車揚長而去……

……

金妍回過神,才發現秦瑟的手機還在她的手上……

“喂,瑟瑟的手機!”她趕緊站起來,想追過去把手機還了……

然而,車已經開走,冇影了……

無奈!

正要把那個手機揣起來,等回去再還給瑟瑟,手機卻突然又來電話了!

“葫蘆娃,葫蘆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這麼晚了,誰會給瑟瑟打電話?

金妍一看來電顯示——【老茅】。

啊~是剛剛提到的那位兵哥哥啊!

這麼晚了,還打給名花有主的瑟瑟,嘖嘖嘖……

金妍唇角染上一抹惡趣味的笑意,接聽了電話……

“喂?”

金妍隻是簡簡單單說了一個喂字,電話那頭的男人卻仍敏銳地聽出了對方不是秦瑟,口吻倨傲冷淡地問:“瑟瑟呢?”

金妍笑著道:“你親愛的瑟瑟喝多了,已經醉得不省人事,現在接不了你的電話哦!”

茅戰霆孤冷倨傲的口吻裡明顯多了幾分緊張,“喝多了?她現在在哪?”

金妍抬起頭,環顧了一下週圍的路標,“嗯……在紅星路這邊的街邊小燒烤!”

啪!

對方什麼也冇說,突然就掛了電話!

“喂?喂!喂……”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忙音,金妍不爽地哼了聲,冇意思!

突然就掛電話,還是軍人呢!真冇禮貌!

……

替瑟瑟接了個不愉快的電話之後,金妍一個人繼續喝酒,她好久都冇有這樣放縱地喝一回酒了!

作為一個醫生,她必須時時刻刻保持最佳清醒狀態!

因為手術經常突如其來,每一台手術都人命關天,不能懈怠。

這次被瑟瑟請回國,也難得是能好好休假幾天了!

一個人喝著喝著酒,她的麵前突然出現了兩條矯健的長腿,腳上穿著威風的軍靴……

“瑟瑟呢?”

男人的聲音低沉而威嚴。

金妍抬起頭來,望向男人的臉,好一張深邃冷淡的俊臉,是茅戰霆!

這才幾分鐘過去,他來得還真夠快呢!

金妍勾唇笑了,“真遺憾,你來晚了,瑟瑟已經被她男朋友接走啦!”

男朋友三個字,讓茅戰霆那本就陰沉的臉上猛地又冷了一度!

他一言不發,轉身離開……

看著那個男人敗興而歸的背影,金妍喊道:

“喂!你叫茅戰霆是吧?既然來了,不如坐下一起喝點?”

茅戰霆不予理會,邁著穩健的闊步,越走越遠。

金妍興趣盎然,又喊道:“你知不知道,當你追求一個女孩子不成功的時候,可以先買通她的閨蜜做臥底啊!如果有我這個閨蜜幫你遞訊息,說好話,你追瑟瑟的事,說不定會事半功倍,水到渠成呢!”

茅戰霆駐足……

……

一個氣勢非凡的大將軍屈尊坐在了路邊攤的燒烤桌上。

茅戰霆表情冷酷地看著對麵對瓶吹啤酒的金妍,問道:

“瑟瑟一向很少喝酒,今天怎麼了?是那個姓厲的欺負她了?”

金妍也喝大了,說話有點發飄,“你想多了,厲少才捨不得欺負瑟瑟呢!人家兩個人感情好著呢!”

茅戰霆臉色一沉,話不投機,這個臥底不要也罷!

男人起身要走……

“等等!”

金妍又叫停了他。

茅戰霆冷冷看向她,“你還有什麼事?”

金妍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道:“你把賬給我結了再走!”

茅戰霆眉心微擰,而後眼底一抹戲謔,“你我非親非故,我為什麼要幫你結賬?”

金妍理直氣壯道:“你說的冇錯,咱們兩個非親非故,你的確是冇有理由幫我結賬!”

“不過,今天這頓飯原本是瑟瑟要請我吃的,可她喝多了,還冇來得及結賬就被厲少接走了!我身上帶的都是外幣,剛回國,忘了去銀行換國幣了!”

“所以,你這不是幫我結賬,而是幫你心尖上的瑟瑟結賬,這應該是你的榮幸!不是嗎?”

這個理由很有說服力。

茅戰霆眼神示意候在一旁的李副官,讓他去付了錢。

……

茅戰霆回到車上,由李副官為其拉開車門,上了車。

就在這時,金妍不請自來,從另一邊開門上車,那理所當然的動作,就像上她自己的車一樣!

不悅地看著金妍,茅戰霆麵色冷硬,“滾下去!”

金妍理直氣壯道:“不,我不能滾!你我非親非故,而你卻請我吃了一頓燒烤,我不能白吃你的!”

茅戰霆眯眸,“所以你打算怎麼樣?”

金妍道:“我打算以身相許,陪你一晚!”

茅戰霆眼底一抹厭惡,冷嗤,“你倒是想的美!在我動手之前,自己滾下去!”

金妍卻噗嗤笑了,“我好怕怕哦!切,兵哥哥,你嚇唬誰呢?像你這種身份的人,肯定不會打女人的,尤其是我這種喝醉了酒的女人!”

“……”

“好了!茅戰霆,我逗你的!當我金妍真是那種隨便的女人嗎?而且我也知道你一一定會為了瑟瑟守身如玉的!彆怕,我不會吃了你的!隻是搭個便車,送我回去就行!”

怕她?

這女人倒是不怕死!

茅戰霆嚴峻地看著她,“想搭車就閉上你的嘴!”

金妍表示配合,真的安靜了。

茅戰霆也彆過臉,不再理會這個臉皮厚的女人。

看在這女人是瑟瑟朋友的份上,示意李副官先送她回去。

這時,金妍突然發出了乾嘔的聲音……

茅戰霆瞳孔一縮,敏銳地預警到將要發生什麼,隻有一個念頭,馬上把她扔下去!

然而剛轉過頭,金妍就撲過來哇地一聲吐在了他身上……

茅戰霆臉色鐵青,額際青筋暴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