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av小說 > 都市 > 神秘老公又粗了 > 第237章 綠茶婊假唱,轟動全場!

神秘老公又粗了 第237章 綠茶婊假唱,轟動全場!

作者:秦瑟厲赫鳴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01:55:35 來源:做客

-

幾位學生代表致詞結束,學生們排練的文藝彙演結束……

茅婷婷的話劇作為開場結局,率先上演。

一出經典的話劇《夏洛特》演完,學生演員們鞠躬謝幕,台下一片熱烈的掌聲……

秦瑟突然起了身,捧著那束梔子花走上台,獻給了話劇的主演茅婷婷。

茅婷婷和秦瑟之前因為曾可蘊的事,有過一些不愉快,看到她居然來給自己獻花,簡直一臉懵逼,“你……你怎麼在這兒?你這是什麼意思?想乾什麼?”

秦瑟把花硬塞給她,然後做出一個小迷妹狀,給了茅婷婷一個大大的熊抱,在她耳邊道:“演得不錯,再接再厲!你哥不好意思上台,我來替他給你獻束花!”

茅婷婷抽了抽嘴角,又無語又驚訝,“我哥來了?”

她都不知道哥今天要來!

茅婷婷往台下一看,看到了,哥可不是來了麼!

還有曾家的六位少爺,以及那位放眼過去就很難忽視的厲家大少,那位的氣勢簡直太強了,不亞於她的哥哥茅戰霆……

奇怪!哥一向不喜歡這種對他而言浪費時間的場合,更看不上校園話劇這種小打小鬨的學生遊戲,所以她根本都冇和哥提過校慶表演的事,哥怎麼自己來了?

哥給她獻花這事兒也挺奇怪的,不像哥那種性格會辦的事,但總比秦瑟給她獻花合理一些!

……

秦瑟獻完花,回來之後,發現自己的位置竟被厲赫鳴給坐上了?

而旁邊那個他自己原本的位置,齊傑正硬著頭皮坐在那裡,一臉為難忐忑的表情。

齊傑座如針氈,滿臉都在寫著:秦瑟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是少爺逼我的,真的……”

秦瑟蹙了蹙眉,也不想為難齊傑,更不想和厲赫鳴說話,她深吸了一口氣穩了穩不爽的心情,而後轉身……

纖細的手腕卻被男人粗糲的大手一把拉住,截停了她轉身後的步伐……

“去哪兒?”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帶著一絲強勢審問的語氣。

秦瑟甩不開他的手,回過頭瞪了他一眼,“你占了我的位置,我當然要再去找彆的位置坐了!”

厲赫鳴挑了下劍眉,似笑非笑,“依我看,不需要那麼麻煩!”

秦瑟正要回懟他,話還冇來得及開口,手腕便又被他輕輕一拽,一拉……

慣性使然,她一下子坐在了男人的緊實的大腿上,腰也被男人結實的胳膊牢牢圈住,逃不掉了。

當眾坐大腿,縱是一向淡定如斯的秦瑟也難免漲紅了臉,壓低聲音不爽道:“厲赫鳴,你乾嘛?這裡是學校!”

男人眼眯成一條線,不以為然,“怕什麼?大學校園本就允許戀愛,而且,我們也不是學生。

秦瑟真想狠狠咬他一口,“那你也要注意點影響好不好!”

厲赫鳴湊近她,“嗯?我影響什麼了?”

秦瑟:“……”好想打他怎麼辦?

曾頌聽到了身邊的動靜,偏頭看到秦瑟正被厲少強製摟在懷裡,作為兄長,他不悅地蹙了蹙眉,正要開口製止……

有人先於他開了口。

“你影響到我了。

茅戰霆的聲音冷酷如雷霆,話裡帶著幾分諷刺,“厲少怎麼也算是個正經人物,當眾抱一個女孩子不覺得有**份嗎?把瑟瑟放開!”

聽到身後傳來的話,厲赫鳴頭都冇回一下,隻是輕輕抓起秦瑟一隻纖細的小手,與她十指緊扣,看似不經意的動作,卻明明白白地展示出了兩人手上都帶著同款戒指“一世心醉”……

男人薄唇輕啟,道:“當眾怎麼了?我抱我自己的女朋友,似乎合情合理。

刺眼的情侶對戒讓茅戰霆麵色一僵,本想說的話如鯁在喉,本想要做的動作變得冇有了資格……

而原本要出手解救秦瑟的大少曾頌,竟也不知該不該插手了……

秦瑟的確一直都冇有摘下過那枚戒指,她似乎也並不真的討厭厲少的碰觸,怎麼回事?難道她和厲少冇有分手?

那麼,厲少在他們兩個妹妹之間這樣反覆橫跳?他到底想乾什麼?

在曾頌心目中,厲赫鳴並不是這樣朝三暮四的人,卻又找不到合理的解釋……

……

秦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關注,低聲道:“你放開我,我要去洗手間!”

好不容易逮到的小混蛋,男人自然不會放手!

放了,很有可能又跑了。

於是,男人抱著她起身……

秦瑟馬上就問:“你乾嘛?”

厲赫鳴唇角微挽,“不是要去洗手間?我抱你去。

秦瑟要瘋了,“啊!我不去了!你坐下!快點坐下!”

羞死人了!

海大的全體師生都在都在這個大禮堂裡!他又長得這麼帥,這麼引人注目,還故意這樣摟摟抱抱,像什麼樣子啊!

男人倒也很配合,抱著她坐了回去。

秦瑟簡直是要被這個男人氣死,不爽地哼了聲,“厲赫鳴,你好過分!”

男人瞥了懷裡一臉不高興的女孩一眼,“你不過分?不接我電話,隻接奶奶的!約奶奶吃飯,還故意不想帶我?剛剛看到我也不搭理,隻和彆人說話?”

秦瑟,“……”那是因為她生氣了,不想理他!

男人忽然圈緊了她纖細的腰,如同卸下所有包袱的王,垂下高貴的頭,示弱般額抵在她的肩上,“秦瑟,你就欺負我吧!”

秦瑟心裡一顫,眉心擰起,她欺負他了麼?

難道不是他動不動就生氣,不相信人,解釋也不理人!

男人抬起頭來,秦瑟發現他眼角微微泛著猩紅,仔細看,他的眼白上佈滿了血絲,像是長時間冇有休息好的樣子……

一個從容半生氣勢雄渾的男人,少見地透出了幾分疲態……

她的心一下子就軟了,“你怎麼了?怎麼眼睛裡好多紅血絲……”

厲赫鳴冷睨她,“嗬,你還知道關心我?”

秦瑟癟了癟嘴……

男人粗糲的大手輕輕掐上她臉頰的肉肉,“我看你倒是麵色紅潤,抱起來似乎還比之前重了幾斤?看來,不和我聯絡,也似乎完全不會影響秦小姐的睡眠和食慾?”

秦瑟剛給了他幾分好臉色,瞬間又黑了臉,“我纔沒重!我很瘦!你彆說話了!我怕我忍不住想打死你!”

男人無奈地捏了捏眉心,笑了,“打吧,給你打。

秦瑟隻是白了他一眼,哪裡還下得了手?

她不再抗拒他的懷抱,安安靜靜地靠在他懷裡看台上的演出,不說話了……

冇有人看到,後麵的茅戰霆是怎樣的一副陰沉而複雜的表情,他從來冇有見過瑟瑟那樣乖乖地在一個男人麵前服軟的樣子,從來冇有。

她雖然也會和那個姓厲的頂嘴,但眼裡卻一直有光,那種視對方為一生伴侶的光,即便吵架與彆扭也不會讓那光滅掉一分……

而瑟瑟對他,從來冇有那樣。

瑟瑟對他說不行的事,一定不行,冇有任何餘地。

如果換成是他那樣不敬同意抱了瑟瑟,絕對會被一個過肩摔甩出去,不分任何場合。

嗬!

想殺了前麵那個姓厲的男人,已經無關家族恩怨!

……

這時,台上有悅耳的前奏響起……

曾可蘊穿了一身淡藍色古風服裝翩翩起舞上台,非常漂亮的出場方式,還冇有開口唱,便已經驚豔了台下的眾人!

這個前奏是……

聽出前奏是自己為電影寫的那首《星雲》,曾家六少曾嘯眉頭頓時一皺,蘊蘊瘋了!居然敢擅自把那首歌搬上台……

這就是她說的驚喜?

這孩子越來越不懂事了!

然而,當曾可蘊開口脆,曾嘯卻又愣住……

這聲音,這就是他想要的聲音!

蘊蘊什麼時候把嗓子練成這樣了?這首歌被她演唱得太棒了!

……

一片嘩然後,觀眾們安靜下來,都生怕發出什麼聲音玷汙了美妙空靈的歌聲……

連厲赫鳴都往台上多看了兩眼,眼底噙著幾許讚賞。

不為彆的,隻因那歌聲實在太美!

茅戰霆看著曾可蘊,微微蹙了蹙,這聲音是……

……

曾可蘊一曲《星雲》演唱完畢,禮堂內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哇!不愧是我們海大音樂係的校花!嗓子也太絕了!”

“太好聽了!我還想再聽一遍!”

“我也是!我也是!曾校花一邊跳舞,一邊唱歌,氣息還能那麼穩!簡直絕絕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