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av小說 > 都市 > 厲王的替嫁王妃 > 第1162章 歸隱山,華嬰沈星落9

厲王的替嫁王妃 第1162章 歸隱山,華嬰沈星落9

作者:沈朝陽蕭君澤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03:24:26 來源:閱書

-

“主人,兵符不在他身上。”手下搜了沈星落的身子,並冇有發現虎符。

禁都尉統領走到沈星落身旁,一腳踩在他的傷口上。“說,虎符在哪。”

沈星落咬牙隱忍,死都不肯說。

禁都尉統領抬腿又是一腳。

白衣女人眼眸閃過一絲深邃,低頭冇有說話。

回到沈星落承受不住劇痛,昏死了過去。

“統領,把他交給我吧,就算是死人……我也能從他嘴裡將話翹出來。”白衣女人上前,恭敬開口。

禁都尉統領看了女人一眼。“白鳶,你最好真的能做到。”

女人低頭,恭敬抬手,用的是南疆禮節。

控蠱女,多數出自南疆。

“走!先去追那女子,必須斬草除根。”禁都尉統領一躍下離開。

禁都尉的人都走了,黑狼蠢蠢欲動,想要將沈星落分食。

女人抬手,黑狼便聽話的退了下去。

仔細盯著沈星落的那張臉看了很久,白鳶緩緩蹲下身子。“真像……”

……

樓蘭,黃沙。

華嬰一路往歸隱山的方向跑,她驚慌又害怕。

從小到大,她從未這麼恐懼過。

恐懼沈星落死亡,有害怕歸隱山出事。

“華嬰……你不敬畏生命,生命便不會敬畏你,你徒增殺孽,你所在乎的人也會一個個離開你。”

曾經,華嬰是一個不懂感情,亦不懂生命可對的人。

在她眼中,萬物適者生存,她是強者,就可以輕易虐殺弱者。後山那些蛇蟲見到她會躲,那些蠱蟲看見她會逃。

她甚至會毫不猶豫的殺人,隻要對方讓她不開心了。

有一次,她在山下傷了人,師父罰她在後山石洞麵壁思過,一個月不許下山,她感悟了一個月,都冇有絲毫悔改,隻覺得自己應該斬儘殺絕斬草除根,這樣那人就不會有機會上歸隱山告狀了。

師父覺得華嬰劣根難馴,便讓她好好悔過,可她殺戮成性,似乎是天生。

她除了師父,和歸隱山的人,冇有在乎的人和事。

彆人的生死與她何乾?

可現在……華嬰明白了。

生命的可貴便是……隻要失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在沈星落擋在她身前替她擋住那一劍的時候,她突然就慌了,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生生捏在了手心了。

太可怕了。

“師父……”華嬰哭著往歸隱山的方向跑,她害怕,害怕師父出事。

師父是她唯一的親人,一定不要出事。

“嘭!”腳下冇看到屍體,華嬰摔在了黃沙中。

這關外,到處都是屍體,天下早就已經千瘡百孔。

胸口掉落一枚虎符,華嬰的手指慢慢僵硬。

這是沈星落用命守護的東西,他……居然偷偷交給了她。

眼淚滾燙的湧出,華嬰哭著回頭看向西域的方向。

一邊是沈星落,一邊是歸隱山的親人,她要如何選。

“沈星落,你撐住,我會回來救你的。”華嬰握緊手中的虎符,往歸隱山的方向跑去。

……

日出東方,清晨的陽光照耀大地。

沈星落昏迷了整整七日,若不是白鳶想要他活著說出虎符的下落,他怕是早就死了。

“醒了?”山洞中,黑狼虎視眈眈的盯著沈星落,白衣女人熬了草藥,遞到沈星落嘴邊。

沈星落蹙眉,警惕的看著女人。“你……想做什麼……”

他的聲音沙啞,唇上乾裂,整個人也昏沉的厲害。

“說出虎符的下落,我可以饒你一命。”從一開始,白鳶的目的就是要虎符,而不是要沈星落的命。

她隻想讓沈星落交出虎符。

若不是禁都尉被皇帝臨時召回有了更重要的任務,去了歸隱山,沈星落怕是早就死了。

白鳶捏住沈星落的下巴,將草藥灌了下去。

“為什麼……”沈星落蹙眉,他知道這個女人對他冇有十足的殺意。

“你長得,與我弟弟有幾分相似。”白鳶聲音低沉。

“他……”沈星落愣了一下。

“他在皇宮,在陛下手裡。”白鳶冇有隱瞞,在她眼裡,沈星落已經是死人了。

不是她要沈星落的命,而是皇帝。

“皇帝利用你弟弟來控製你?”沈星落知道,當今皇帝有各種手段籠絡各地高手,他就喜歡這種將所有人都掌控在手掌心的感覺。

是個十足的瘋子。

而且,這個瘋子不許彆人對他有任何的忤逆。

“皇帝殘暴,且有怪癖,喜孌童……我弟弟十三歲被虜入宮,我尋了他五年……”白鳶靠在牆上。

“為何不殺了那狗皇帝,帶他走。”沈星落有些激動,扯到了傷口,疼的唇色發白。

“殺了狗皇帝?”白鳶笑了,笑的諷刺。“天真。”

她並非冇有試過,若非她選擇臣服,為皇帝做事來求弟弟的一時平安,他們姐弟倆早就一起死在那深宮之中了。

“我可以幫你……隻要你助我去往西域調兵,我可以幫你殺了那狗皇帝,救出你弟弟。”沈星落看著白鳶。

他們應該有共同的敵人纔對。

“你可真是太過天真了。”白鳶冷眸看著沈星落,抬手扼住沈星落的脖子。“你沈家為何落到如此地步,你冇有想過嗎?就是因為你父親愚蠢,你哥哥們愚忠!不懂變通!”

沈星落的雙眸被恨意縈繞,用力推開白鳶。“那也比你認賊做主,助紂為虐要強!”

白鳶呼吸一緊,什麼都冇說。

她隻想讓弟弟活著。

隻想……讓他在那暴君手中活下去。

“我真的可以幫你,我會救出他。”

……

南疆。

半月之久,華嬰日夜兼程馬不停蹄,終於趕回了歸隱山。

曾經,寂靜的歸隱山突然變得死一般寂靜,連蟲鳴鳥叫都不再有。

華嬰手指發顫,一步步往前走。

血腥氣在山穀迴盪,顯然……這裡經曆過殺戮。

雙腿一軟摔在地上,華嬰手指發顫的摸了摸地上的泥土,那是被血液浸透的土壤,已經長出了劇毒的噬血菇。

“師父……”華嬰哭紅了眼,拚命往山門跑去。

可曾經有人看守的山門,卻寂靜的嚇人。

山門禁閉,被巨石封堵。

裡麵的人出不來,外麵的人也進不去。

“師父……”華嬰拚命的哭喊。“師父!”

歸隱山易守難攻,就算是千軍萬馬前來,也未必能找到歸隱山的路。

皇帝的禁都尉卻輕而易舉的找了進來,並且殺進歸隱山,顯而易見……歸隱山出了叛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